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已有账号?

刘畊宏直播收入10天暴涨10倍,跳操比李佳琦带货更赚钱?

2022-04-22 23:16:41   91854 来源:中国企业家

从广告主和“榜一大哥”手里赚钱,似乎比从消费者端赚钱更加容易。

4月20日晚7:30,刘畊宏准时开始每周六天的健身直播,陪同他的不仅有他的爱人王婉霏,还多了岳母。晚上9点,临近结束时,这场直播收获了2亿点赞,排名全站第2。

直播间里,“嘉年华”“大火箭”礼物不断,网传的上海顶级富二代秦奋成了本场直播的“榜一大哥”,短短十分钟里,他就刷了10个嘉年华。有人跑去秦奋的抖音上留言:我是想来看看把嘉年华当弹幕刷的人是什么样的。

这只是刘畊宏“好成绩”的普通一天。

从3月3日算起,刘畊宏共进行了43场健身直播。据蝉妈妈数据,近30天,刘畊宏直播累计观看人次超1亿,单场直播最高达4476万观看,创下抖音直播2022年最新纪录。

近一周以来,刘畊宏抖音直播间是全平台涨粉排行榜首位。从4月17日到4月20日,他在抖音上3天涨粉1100万,目前其粉丝数达到2150万,创造了抖音最快涨粉纪录。

这样的涨粉速度,直逼当年的李佳琦,朋友圈的“李佳琦女孩”们正在纷纷变成“刘畊宏女孩”,两人也被网友称为“谋财琦”和“害命宏”,合称“谋财害命”。

《中国企业家》从刘畊宏工作人员处得知,4月10日,刘畊宏直播结束后,收获了26万音浪,4月19日,则收获了240万音浪。

来源:抖音后台数据

按照音浪与人民币1:10的兑换比例,短短10天内,刘畊宏的直播收入从2.6万元暴涨至24万元,接近10倍增长。按照这样的增长速度,刘畊宏每日跳一场操的收入,可能很快就会超过一些中头部主播带货的收入。

刘畊宏与李佳琦的走红有许多相似之处,众人也不免揣测,刘畊宏接下来是否会从“害命”走向“谋财”——发展直播带货,成为“下一个李佳琦”?

重叠人生

刘畊宏与李佳琦大概从未想过,两个人的名字可以如此频繁地一起出现。他们应该从来没有见过。刘畊宏出道时,李佳琦还没有出生,刘畊宏携女儿在《爸爸去哪儿》二度翻红时,“柜哥”李佳琦刚被欧莱雅送去参加淘宝直播项目比赛。

2021年11月,刘畊宏携妻子和孩子定居上海。突如其来的疫情席卷了上海,刘畊宏和李佳琦都被困家中,只能居家直播。

刘畊宏和李佳琦的直播时间多在晚上7点以后的黄金时段,在刘畊宏对着直播呼吁“女孩们”一起运动时,李佳琦则在直播间里吆喝着“美眉们,买它”!

刘畊宏和李佳琦的粉丝有一定的重叠,这意味着,她们必须在同一时间段里,在这两个男人之间做出抉择,或者干脆拿出两台手机一起看。

刘畊宏和李佳琦也开始有意隔屏互动。李佳琦在直播间拧不开瓶盖,喊话刘畊宏帮忙;刘畊宏的经纪人则在朋友圈里发了这段视频,并表示“‘谋财害命’这个组合名有点恐怖,求个好的组合名字,期待解封后”。

这两个相差二十岁,也许素未谋面的男人,人生就这样重叠了。

其实李佳琦和刘畊宏的走红之路也颇为相似。二人都不是突然下场直播,而是“科班出身,专业对口”——在成为美妆带货主播前,李佳琦曾在欧莱雅专柜做过多年的“柜哥”;在成为健身主播前,刘畊宏也曾做过多年的健身教练。

李佳琦走红时,恰巧处于淘宝直播的蓄力爆发期,淘宝直播将大部分资源都倾斜给了李佳琦,捧出了直播江湖绝对位置的“一哥”;刘畊宏比李佳琦更幸运,虽然在直播带货已经开始走“下坡路”时进场,但他恰巧赶上了抖音缺乏“一哥”的窗口期——罗永浩正在逐渐淡出直播间,抖音急需新的头部主播,刘畊宏就这么顺理成章接过了罗永浩的担子。

二人在走红的时间节点上也十分巧妙。

真正将李佳琦推向爆红的,是2020年那场疫情,直播带货在那一年的发展速度如同坐上火箭一般,而李佳琦就是坐在火箭顶端的男人。2022年,上海疫情让许多人被封控在家里难以活动,包括刘畊宏,每天在直播间里挥汗如雨的刘畊宏就这么被“造神”了。

李佳琦和刘畊宏的爆火,经验、平台契机、时间窗口,缺一不可。所谓时势造英雄,大概就是如此。

下一个李佳琦?

事实上,刘畊宏在今年2月18日开始首场健身直播时,粉丝增长并没有如此迅速。但因三次乌龙事件,刘畊宏靠着三次禁播“出圈”,频上热搜。但禁播理由的戏剧性,反而扩大了传播范围。仅4月16号一天,刘畊宏全平台粉丝增量达134.79万。

除禁播乌龙外,刘畊宏用《本草纲目》编排的毽子操由于洗脑的配乐和较难的动作,也在抖音掀起了一股挑战热,应采儿、钟丽缇夫妇等明星纷纷加入,带来了新的传播话题。更重要的是,在众多健身博主中,刘畊宏和王婉霏塑造和传递了一种鼓励大家快乐健身的氛围。不少网友表示,王婉霏在健身过程中表现出的“痛苦表情包”十分有共鸣。

不过,也有人认为,刘畊宏爆红的背后也离不开抖音。界面新闻报道,此次刘畊宏的走红,包括在抖音热榜上看到相关的热词,都是抖音在进行策划和推动。

许多人揣测,刘畊宏在解封后,会利用健身直播积攒下来的人气开始带货,与李佳琦正面交锋。这种揣测不无道理,此前已有健身博主带货先例。

全网千万粉丝的健身博主周六野早在2018年便自建品牌“Wild Sataurday”,发展了自己的淘宝店。在周六野的淘宝店内,除了私教课,还有瑜伽垫、瑜伽球、阻力带等产品,可以直接卖货变现。在抖音拥有659万粉丝的“猫宁逆袭记”已经开始带货,产品多为运动健身鞋服、器械和食品饮料等。

刘畊宏夫妇搬来内地定居,本意也是想发展直播事业。

2021年12月,刘畊宏签约了无忧传媒。无忧传媒是国内十大MCN之一,大狼狗郑建鹏&言真夫妇、多余和毛毛姐、温精灵都是其旗下签约红人。

刘畊宏签约后,并没有直接开始健身直播,而是尝试复制“夫妻带货”模式。不过飞瓜数据显示,从去年12月19日到今年2月17日,刘畊宏夫妇一共做了9场直播带货,带货销售额仅为723.6万元,远低于贾乃亮等其他明星的数据,粉丝数也在135万徘徊。

有头部广告公司商务人士透露,自从火了之后,刘畊宏的商务合作报价一天一个数。现在有品牌想要在刘畊宏的一个60秒短视频中露出,价格是50万元。这还是谈过价的数。

《中国企业家》了解到,由于这段时间涨粉太快,较难定价,刘畊宏暂时不接商单。《中国企业家》联系到刘畊宏经纪人,对方也表示,最近事情太多不便接受采访,也因有公司要求不能直播连线。

秀场直播回潮

其实不带货,刘畊宏夫妇仅靠着健身直播也能挣个盆满钵满。

抖音的直播收入来源于别人刷的礼物,人民币和音浪的购买比例是1:10,相当于充值1元钱可以获得10音浪。一个火箭礼物则需要花费10000音浪,也就是1000元才能购买一个火箭礼物。从4月19日晚上刘畊宏的直播数据来看,刘畊宏共收获240万音浪,意味着一场就有24万入账。4月17日,刘畊宏收获99万音浪,两天内涨了2.5倍。

不过,一名无忧传媒前工作人员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抖音平台和主播的分成比例一般为5:5,无忧传媒与网红签约的分红比例一般也是5:5,“具体得看网红和明星的情况,例如是否已是红人,是否需要公司大力扶持等”。这意味着一场不到2个小时的健身直播下来,刘畊宏仅从抖音打赏,也能有个六位数的收入。

“无忧传媒一个顶级网红每年能给无忧传媒带来过亿的收入。”上述无忧传媒前工作人员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“但事实上,网红和公司并得不到这么多钱。直播有一个业内都惯用的运营模式,那就是拿成本刷量,例如将某个网红刷上小时榜榜首等。”

这名无忧传媒前工作人员还认为,很多MCN机构在这两年转做直播带货后,其实并不理想,因为带货模式涉及供应链、物流等众多环节,模式太重,都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。上海疫情后,直播带货对供应链的依赖更是展露无遗。

拿李佳琦来说,相比刘畊宏的“风光”,李佳琦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。

因为作息的关系,李佳琦曾经一直都是在自家的客厅里直播,为此,李佳琦还在家里建造了一个“仓库”,里面放满了各式各样的产品。直到去年8月,他才把直播间从家里搬到了公司。上海疫情严重后,李佳琦又将直播间搬回了家,几个助播干脆也一起住下。

尽管做足准备,但物流被切断的困难超乎想象。封在家里,犹如被流放在一座孤岛,周围没有来往的船只,货物运不进来,也发不出去,李佳琦只能从家里仓库已有的商品里,挑一些去做直播,新签的商户,样品很难送到他手中。直播间挂出来的一些产品,发货时间也不能确定,上海疫情严重影响了周围江浙皖的仓库,物流受阻,很多供应链都面临停滞。

最根本的困难,还是在消费者端。与2020年疫情伊始时不同,那时的消费者抱着“总会好起来”的预期,手里仍有余粮去消费。但经过两年的反复后,消费者变得更加谨慎、冷静,手里的钱也不敢再随便乱花。

种种压力折射而来,李佳琦直播间流量出现明显下滑。

据媒体统计,4月2日至4月19日,李佳琦共进行了16场直播,平均观看量为2056万,与3月“女神节”大促期间的5000万~8000万的流量,以及过去场均3000万左右的流量差距甚远。李佳琦直播间每晚的直播时长也从之前的6~7小时缩短到现在的3~4小时,场均产品数量由100件左右下降到现在的60~80件。

而随着秀场直播近几年转向健身、才艺后,很多MCN机构也在尝试重新回到秀场直播。也许在疫情的下半场,从广告主和“榜一大哥”手里赚钱,比从消费者端赚钱更加容易。

参考资料:

《健身博主那么多,为啥刘畊宏突然出圈了?》,界面

《Keep应该签下刘畊宏》,刺猬公社

《李佳琦的“女人们”觅新欢:一件快递苦等30天,不如去刘畊宏直播间跳操》,时代财经

《周杰伦的这位兄弟,要成为抖音“李佳琦”?》,ZAKER资讯

责任编辑:宋静涵

网友评论

热门评论
暂无评论

本周点击排行